以三个“坚持”为重点完善权力配置和运行制约机制 2020年-01月-14日  智能朗读:

    完善权力配置和运行制约机制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有机组成部分,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完善权力配置和运行制约机制”,为了使权力配置和权力制约的相关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有助于该方面的制度优势更加有效地转化为权力治理的效能,以“权责法定”“权责透明”“权责统一”三个“坚持”为核心要义,对加强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作出重大部署,从顶层设计的高度为理论上和实践中进一步探究权力配置和运行制约机制问题提供了基本遵循。

    坚持权责法定,完善权力配置机制。厉行法治是完善权力配置和运行制约机制的基本前提。从世界政治文明发展来看,国家治理的关键是治权。我们党很早就开始探索实施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的制度。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不断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完善权力配置和运行制约机制。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确保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确保国家机关按照法定权限和程序行使权力”。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把“强化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单列一章,强调必须构建决策科学、执行坚决、监督有力的权力运行体系,形成科学有效的权力制约和协调机制。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坚持权责法定,健全分事行权、分岗设权、分级授权、定期轮岗制度,明晰权力边界,规范工作流程,强化权力制约。”这就要求,依法科学配置权力,明晰权力边界。权力的取得、设定、行使方式和基本程序都必须由法律法规加以明确规定,行使权力必须依照法定权限和法定程序,既不能越权,也不能失职,更不能滥用权力。实现权力运行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

    坚持权责透明,完善用权公开机制。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是完善权力配置和运行制约机制的必然要求。坚持用权公开,是党中央一以贯之的要求。2016年2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全面推进政务公开工作的意见》。2017年12月,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党务公开条例(试行)》,党中央确立并不断强化“公开为常态、不公开为例外”的原则。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坚持权责透明,推动用权公开,完善党务、政务、司法和各领域办事公开制度,建立权力运行可查询、可追溯的反馈机制。”这就要求完善各类公开办事制度,充分发挥群众监督、舆论监督作用,把权力置于严密监督之下。监督是治理的重要方面,是权力正确运行的根本保证。《决定》全文中,“监督”一词共出现52次,是高频词之一。监督既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也是实现这一目标、确保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正确行使的重要保障。通过切实落实党务公开、政务公开、司法公开和各领域办事公开制度,积极推进权力运行可查询、可追溯的反馈机制,真正做到规则公开、程序公开、结果公开,以公开促公正、以透明保廉洁,让“暗箱操作”寸步难行。

    坚持权责统一,完善责任落实机制。有权必有责、权责要对等,用权受监督,是权力运行的基本原则,落实责任是完善权力配置和运行制约机制的要害。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紧紧咬住“责任”二字,抓住“问责”这个要害,坚持真管真严、敢管敢严、长管长严,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一贯方针,促进党的自我革命步步深入。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坚持权责统一,盯紧权力运行各个环节,完善发现问题、纠正偏差、精准问责有效机制,压减权力设租寻租空间。”这就要求时刻盯紧公权力运行的各个环节,完善及时发现问题的防范机制、精准纠正偏差的矫正机制、精准追究责任的问责机制。目前在权责配置上,还存在规定权力多、明确责任少,甚至是有权无责等现象。问题是时代的声音。国家治理要不断顺应历史潮流、适应新时代治理能力新要求,以问题为导向,瞄准矛盾、精准发力,破解实际难题。通过健全责任的分解、落实、报告、督查、追究等机制,坚持精准规范问责,提高问责工作科学化和规范化水平。完善“三重一大”决策监督机制,形成推动权责统一、责任落实的权力规范运行机制,减少和压缩权力设租寻租的条件和土壤。做到秉公用权、依法用权、廉洁用权、为民用权。真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确保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始终用来为人民谋幸福。

    作者系中共兰州市委党校(兰州市行政学院)科研部主任、副教授

    冯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