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基本经济制度自信 激发市场活力 2020年-01月-14日  智能朗读: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确立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这是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内涵作出的新概括,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由单一所有制制度向包括分配制度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在内的体系化制度转变的突破和创新。同时也标志着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是对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长期探索的总结和肯定,坚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自信。

    一、深刻理解基本经济制度的新内涵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基本内涵至少包括三个方面,即所有制、分配和经济体制。在所有制上,基本经济制度是指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在分配上,基本经济制度是指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在经济体制上,基本经济制度是指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一迄今为止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最全面、最准确的界定和概括,是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内涵理解的重大突破和重大创新,不仅在理论上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而且在实践上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道路的历史和现实。

    从历史实践来看,党的十五大把“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确立为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党的十六大提出“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此后我们坚持“两个毫不动摇”的观点是明确的、一贯的。从实践结果来看,坚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保证了经济发展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向前迈进,使发展和改革成果惠及最广大人民;坚持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最大程度上激发了市场主体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激发了市场主体的活力,形成了推动经济发展的强大合力。

    十九届四中全会将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上升为基本经济制度,同我国经济的发展现实密切相关。中国人民经历了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历史性变化。居民的钱袋子逐渐鼓起来了。从分配方式来看,我国城乡居民收入来源也正日益多元化,工资性收入占比下降,经营、财产和转移性收入占比不断上升。在这个时间节点,把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上升为基本经济制度,确保了这一分配方式的长期性和稳定性,使得股权、知识产权等收益得到了制度保障,为广大居民特别是企业家群体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二、基本经济制度为创造中国经济奇迹提供了坚实支撑

    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初的一穷二白,到今天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不平凡的增长道路背后有着独特的经济制度支撑。人均GDP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不到100美元,上升到2018年的9000多美元,从低收入贫困状态跃升至当代上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经济结构发生深刻变化,农业劳动生产率水平不断上升,农业就业比重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80%左右,降至2018年的26%以下;工业实现快速发展,中国已成为现阶段世界上唯一拥有联合国工业制造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部门的经济体系,工业化即将实现;第三产业迅速成长,占GDP比重和年均增长速度都已超越制造业。放眼全球,社会主义,中国不是探索最早的国家;市场经济,中国也不是发展最成熟的经济体。但是,将它们有效地结合起来,形成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成就了过去40多年的“中国奇迹”。

    三、完善基本经济制度激发市场活力

    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让“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相得益彰。要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健全产权和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加强企业商业秘密保护,推进要素市场制度建设,强化竞争政策基础地位,推动发展先进制造业、振兴实体经济,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全面开放,我国市场活力之门也越开越大。一方面需要扩大对外开放,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2018年6月,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在22个领域推出开放措施,限制措施减至48条,减少近四分之一;2019年6月,《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发布,在保持原有框架不变的基础上,进一步缩短了清单长度、减少了管理措施、优化了清单结构,基本形成全行业开放格局。另一方面,需要持续对内开放,特别是在传统垄断行业,国有独资和绝对控股现象比较普遍,非公经济在市场进入方面存在着较大的制度壁垒和隐性障碍,在市场竞争中难以真正实现权利平等、机会平等和规则平等。这就需要“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继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特别是垄断行业国有企业改革,争取在国有企业去行政化、去垄断化、去独资化、去刚性化等重要方面有所突破。

    作者系中共兰州市委党校(兰州市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副教授

    李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