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树 2020年-10月-21日  智能朗读:

    一棵树,就是一棵树,很少有人知道,因为她在地处偏僻的一家农户独居的院落里。一棵树也不是一棵树。因为张掖西大湖影视基地的开发和建设,一棵树,渐次成了一个地方的象征,继而会成为游客争先涉足的热门景点。

    一棵树,国内就有一个景点叫一棵树,是重庆著名旅游观景点,是重庆游客观赏山城夜景的一大佳点。但我说的一个棵,不是重庆的一棵树,重庆的景点只是以“一棵树”“命名的,或许这里本来就没有树,或者有更多的树。今天我说的张掖的“一棵树”,就在西大湖东边,生长在乌江镇平原村一家农户独居的院落里。其实,这里不只是生长一棵树,只是其他的树与这棵百年的参天大树相比,资历不够,不能相提并论而已。这一棵树是四人合拢才抱住的大杨树。树的主干周长达七米左右,树冠高过二十多米,枝叶遮盖面积超过二百平米,是我们见过的最大的树,最长寿的树。树的真实年龄有多大,树的主人也说不清道不明。一百年,或者更高的年龄,笔者也无从考实。

    这棵历经风雨跨越百年的大白杨,巍然挺立在西大湖东边,树干挺拔,枝叶翠绿,青春不老,富有朝气。一棵树有这样的罕见高寿,就像百岁老人一样有资格值得我们敬仰和爱戴。一棵树,超常规生长,就像你想了解一个饱经沧桑的百岁老人长寿的秘诀一样,渴望走近他了解他,企图探寻他的前世今生。

    说起一棵树,还真有个神奇的传说。早些年间,附近的一个农民,因为修建房屋缺少木料,心生邪念,打起了一棵树的主意。特意打探好主人走亲访友没在家的机会,趁夜深人静,偷偷出门,想盗伐这棵树做梁檩之材。他出门时,明明是皓月当空的晴朗夜晚,当他把事先磨伐得锃亮锋利的斧锯伸向一棵树的时候,突然天气大变,电闪雷鸣,瓢泼大雨霎时迷茫了天地,吓得农民屁滚尿流,落荒而逃,回家后大病一场。自此以后,附近的村民再也没人打过一棵树的主意,反而心生敬畏,认为这棵树是一棵神树。甚至有人遇上生子结婚、考学升官、经商办厂等这样的大事时,拿不准主意,也悄悄来到“神树”前烧香许愿,祈求生活幸福、早生贵子,考上重点、事业有成。总之,这样做的目的,图的是个开心,想回报的自然是幸福圆满,子孙满堂,学业有成,平步青云,想啥成啥,干啥啥成。至于结果怎么?那只是普通百姓对美好幸福的一种期盼而已。

    说起一棵树,那就得先说说西大湖。西大湖,其实没有湖,只是一片原生态的湿地草滩,或者沼泽地而已,和红军长征过的草地是一样的地貌。叫西大湖,因缘有三,一是当地农民把长满青草的大草滩叫草湖滩,二是地处乌江镇平原村西边,三是地处西北的张掖因为干旱缺水,对湖水的一种美好渴求吧。

    西大湖位于甘州区明永镇与乌江镇交界处,区域共有湿地面积358.9公顷,是甘州区面积最大的沼泽湿地,水草丰美、飞禽云集、沼泽遍地、千泉汇流,水系蜿蜒,地势由南向北倾斜,植被类型丰富,地下水位较高。生活着黑河罗鲤、水獭、稚鸡等多种野生动物,是甘州区唯一片未被开发的处女地。明永镇正在借助这一天然的湿地资源,筹建起了西大湖影视基地,目前正在为首部电视剧《西凉马超》的拍摄做着前期的准备。为了发展本地乡村旅游产业,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今年明明永镇又在西大湖影视基地附近的上崖村新建了水乡渔村。

    水乡渔村东临夹河村,南靠312国道,西至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黑水国北城遗址,北与西大湖湿地相连。区域内湿地草甸、泉眼溪流、文保遗址、村庄院落交相辉映,发展旅游产业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于是借助西大湖影视基地,把清洁村庄同生态宜居相结合,梳理泉眼和水系配套道路、水系、鱼塘等设施,建成西郊的第一个乡村游客中心。

    诗人李尚朝显然没来过张掖,但他对《一棵树》的描绘却独具匠心,让多次到过“一棵树”景点的我,产生强烈的共鸣,好像他写的富有哲理的《一个棵》,就是为西大湖的一棵树专意抒写的一样。让我们细细品味一下这首诗吧!

    “一棵树,用它的绿色和葱茏/用它的宁静与大度/坐在我的对面,一棵树/好大的一棵树/它不需要掩饰什么/它端坐着,睿智而深刻/在阳光下吐纳/在微风中晃动/逸然而不失理智/在生活中,与我平起平坐/它说:不/我不仅仅是植物。”

    诗人眼中的一棵树宁静、大度、睿智、深刻,诗人对“自然”的敬畏是神圣的,自然界的万物和人的地位是平等的,人要向自然中的万物学习,自然“不仅仅是植物”的集合,它是我们思想的源泉。

    一棵树,好大一棵树,随着西大湖影视基地的开发和水乡渔村的建成,他会以强健的腰身,婆娑的枝叶,再次焕发青春和活力,站成一处千年不老的风景,迎接八方来客的光临。

    □付聪林